我是一株小小的铁皮石斛驯化苗,名叫“创高二号”。

  别看我只有这么小的个头,可我今年已经快两岁半了。

  说起我的身世,多少有些让我伤感,因为我不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只知道我是浙江农林大学和杭州创高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合作研发出来的新品种,而一路照顾我成长的主人就是公司的负责人丁建丰。

  自打懂事以来,我就和别的兄弟姐妹一起生活在一个个透明的小玻璃瓶里,对了,我的主人管它叫组培瓶。在那个密闭的小瓶子里,我足足待了8个月,主人才帮我挪了个“新家”,从组培室里搬到了山上的温室大棚里,和其他31个兄弟姐妹住进了同一个穴盘。

  温室大棚的居住环境可比组培瓶强多了。不光整个住房面积达到了2000平方米,而且还配备了一流的设施,有湿帘、风机、喷淋装置等等。到了炎热的夏季,主人就要启动喷淋装置给我喝水。当那晶莹剔透的雾状水珠洒在我身上的时候,别提有多舒服了。还不能忘了湿帘和风机,当它们一起开动的时候,整个大棚又透气又凉快,尤其是当温度在25℃至30℃之间徘徊的时候,是我茁壮成长的最佳环境。

  当然,民以食为天,我也不能忘了时时刻刻给我提供养分的朋友——基质,也就是松树皮。听说主人特地从江西把它接过来的,经过一道道高温消毒和特殊处理,才能和我待在一起。

  在温室大棚里又待了快整整一年,我又有些厌烦了。虽然各方面的待遇很不错,可我依然想去外面的世界去呼吸新鲜的空气,靠自己的力量去成长。

  我祈祷了很久,终于有一天,主人带我和兄弟姐妹一起去了大棚后面的山坡上,用一根根比手指头还粗的草绳把我们绑到了一棵棵樟树上,并在大树中间织下了“天罗地网”,安装了喷淋装置。听主人说,之所以选择让我们依附着樟树妈妈,是因为樟树妈妈常年绿叶,无论是树叶的形态还是树皮的纹理都很适合我们扎根成长,而且这片大树林的密度正好能为我们挡风遮雨,避免让猛烈的阳光直射我们,是块不折不扣的“福地”。

  吹着凉爽的山风,我暗暗高兴,终于又回归大自然了!这下再也不用跟农作物们抢农田了,也不用跟苗木们抢林地了,只要依偎在树妈妈的怀抱里,吸收树妈妈给予的水分,还有长在树上的共生菌,我就可以长出那一节节的高营养价值的鲜条,为人们的身体健康作贡献了。

  不过,没有了温室大棚的庇护,每年到了七八月份,或者10月份之后,我就可能会停止生长。因此相对于成长在温室大棚里的兄弟姐妹来说,我的成长的脚步会比他们慢一些些,大概要等一年半之后才能采摘,而且产量也没有他们高。可是,也千万别对我失望。因为在仿野生环境成长下的我,体内的多糖和石斛碱含量都比较高,营养价值更高,所以我的市场价值也会比一般的铁皮石斛高上1-2倍。

  如今,我和兄弟姐妹们在主人的精心呵护下,已经成功地闯过了台风天,不少兄弟姐妹也已经长出了细细的须根,并且慢慢地扎根在了树妈妈的怀里。相信再过一年左右,我们就能跟大家正式见面了。